嘉楠科技孔剑平正面回应“股价破发、募资额缩水、AI转型”轻赞激励质疑

2019-12-18 10:57:02爱云资讯

原标题:嘉楠科技孔剑平正面回应“股价破发、募资额缩水、AI转型”轻赞激励质疑

摘要: “你觉得用哪个词表述嘉楠目前的处境比较好?”面对链得得的提问,孔剑平低头琢磨了一会儿,说出两个字,“筑底”。“现在是筑底,过去的六年呢?”,“这是一次新的筑底。”

嘉楠科技孔剑平正面回应“股价破发、募资额缩水、AI转型”轻赞激励质疑

美东时间11月21日,MarketSite大楼的纳斯达克交易大厅,人潮涌动。

在这一天,这个见证无数商业梦想的地方,迎来了“区块链第一股”嘉楠科技的成功IPO。上午9:30,嘉楠科技董事长兼CEO张楠赓在众人的簇拥下,按下了代表“开市交易”的铃声,证券交易大屏幕开始滚动更新,笑声和掌声充斥在华尔街的每一寸空间。

纳斯达克大厅里,长相憨厚的张楠庚用力鼓着掌。在致辞中,张楠赓说,“这背后是我们一起吃过的苦,一起流过的血和汗,一起品尝攻克科研难关的喜悦,一起感受收获客户订单的欢愉。就如我们的股票代码CAN一样,我相信我们能行,yes,we CAN!”

“CAN”,一语双关。在他们自己看来,正是因为一代嘉楠人的“CAN(可以)”,才有了在纳斯达克交易市场的“CAN(嘉楠科技证券代码)”。

在国内,一场盛大的实景灯光秀在杭州钱江新城上演,“嘉楠科技”的大字在楼宇间有节奏地闪烁。这是嘉楠科技的高光时刻,也是整个区块链行业的高光时刻。

嘉楠科技的上市,吸引到了全球媒体的关注。近一个月来,关于嘉楠科技的判断和评论不绝于耳,有声音说,“嘉楠实现了币价和股价的联动”;有声音说,“嘉楠有技术积淀,看好它的明天”;而同样也有声音说,“嘉楠POS机代理卖矿机的,讲什么AI芯片故事”;还有声音说,“依旧是破发,美国投资人不买账的”。

几乎在所有人眼里,嘉楠只是完成了一次励志故事的演讲,大家把掌声送给了它的过去。但是在资本和商业面前,大部分人面面相觑,不知从何说起。

在由钛媒体主办、链得得协办的2019 T-EDGE 新金融峰会暨 CHAINSIGHTS 金融科技与区块链中国峰会上,链得得“逮到”了风尘仆仆的嘉楠科技联席董事长孔剑平,对他进行了一次时间紧凑的专访。

“你觉得用哪个词表述嘉楠目前的处境比较好?”面对链得得的提问,孔剑平低头琢磨了一会儿,说出两个字,“筑底”。

“现在是筑底,过去的六年呢?”

“这是一次新的筑底。”

在镜头前面,孔剑平表现的很专注,对于所有嘉楠人而言,他们似乎轻赞激励准备好奔赴下一个“战场”。

嘉楠科技孔剑平正面回应“股价破发、募资额缩水、AI转型”轻赞激励质疑

嘉楠科技联席董事长孔剑平在 CHAINSIGHTS 峰会上

记者:目前的整体环境确实不好,以至于所有新经济公司在一二级市场出现估值倒挂。从新上市的新经济公司来看,对于讲未来故事的股价都很难看,例如:蔚来、小米、趣头条轻赞激励轻赞激励,相反那些主营业务牢靠的拼多多、美团轻赞激励,成为翘楚, 现在的资本似乎更关注企业的内生增长力。你如何看待目前这种环境对嘉楠的影响,POS机代理嘉楠募资额减少、股价破发 、投资者二级市场不买账轻赞激励现象?

孔剑平:其实我们的募资并没有明显减少,因为我们本身的募资额是在1亿美金上下,因为这个市场确实不太好。至于说,为什么会有4亿美金的轻赞激励轻赞激励是因为我们在纳斯达克,按照了一个比较高的标准去缴了一笔费用,所以才有了媒体关于“4亿募资额缩水”的轻赞激励

而从资本市场的整体环境来看,确实比较差。从今年7月份之后,就没有募资额特别高的公司在美国上市。其实从我们自己来看,我们当天的二级市场表现,在整个下半年的美股市场中还算是不错的,开盘涨幅就超过了40%,轻赞激励收盘价有些破发。

记者:所以你觉得,整体表现其实还可以?

孔剑平:没有,整体表现也不好,整个市场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差。

记者:还有一种声音,大家把今年的IPO市场比作2000年的IPO市场,那时候只要名字带“.com”的公司就赶着去上市。今年,40多家中国企业今年赴美上市,积分制管理创下历史新高。纳斯达克称,这是史上最强劲一年。而这必然会存在一些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商业之路不会顺畅。你觉得嘉楠有这方面顾虑吗?

孔剑平:我认为嘉楠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,因为我们在这个行业内存在了那么久,积分制管理根扎得也足够深,所以我们倒不担心未来会怎么样。但是短期内我们所在的这个(矿机)行业,POS机代理股市,肯定还是会有比较大的波动的。

记者:你是否喜欢嘉楠被贴上“区块链第一股”的标签?这个标签准确吗?

孔剑平:我觉得不存在准确不准确。从广义上讲,我们可以被成为“区块链第一股“,因为我们生产的矿机设备是用于区块链行业的底层挖矿;而从狭义上来讲,我们是一个与半导体相关的上市公司。

所以,大家给我们的标签也反映了大家对我们的一个期待吧,大家更期待有公司能在这个领域实现新的突破。就像纳斯达克的副主席当天跟我们讲到的,说我们是全球观看直播人数最多的公司,这轻赞激励也体现了区块链的关注度。

记者:那么,从你们提交 IPO 申请到敲钟上市,再到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,你觉得媒体对你们的轻赞激励,那个角度最让你反感?

孔剑平:我觉得大部分媒体还是善意的。他们从财务角度去分析轻赞激励,说我们的主营业务单一,说矿机营收占比过高轻赞激励轻赞激励。的确,每个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都会存在一些波动,但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,我们觉得矿机业务本身 70-80% 的成本是芯片,所以它的核心还是芯片业务的能力,同时,我们还是未来非常看好整个区块链超算设备,也POS机代理所谓的矿机业务的发展前景。

很多媒体不是这个领域的,也并不是那么看好这个领域的发展,所以他们会认为这块主营业务营收过于单一,或者说未来前景轻赞激励不太乐观。但我们本身认为,这个行业还是有非常大的机会的。

记者:紧接着你谈到的,我们来聊一下大家关注的第二个点:AI 芯片业务。几乎所有媒体都指向了嘉楠的同一个不可预期的问题,即“AI 芯片”。我其实是支持嘉楠的判断的,正如你说的,矿机的核心是芯片。而挖矿 ASIC 芯片和用于边缘计算的芯片在知识体系上是一致的 ,实现技术平移并不难。你如何看待这种声音?

孔剑平:AI 有一个特点,即现在的 AI 和未来的 AI 轻赞激励会存在比较大的差异。同时,这个行业又处在一个刚起步的阶段,所以很多人对于一些新的东西会有疑虑。但是,大家对整体 AI 行业还是非常看好的。我们的 AI 芯片目前轻赞激励在一些边缘计算领域取得一定的突破,例如智能音视频识别、智能门锁、智能门禁、智能玩具轻赞激励物联网 IoT 领域。

记者:你觉得用哪个词表述嘉楠目前的处境比较好?“断臂求生”?“两条腿走路”?

孔剑平:现在属于一个“筑底”阶段。

记者:现在是筑底,那嘉楠过去的六年呢?

孔剑平:包括从寻求港股上市那时来看,当时的投资人给到嘉楠的估值在 100 多亿美金。所以,相比过去的嘉楠来讲,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新的筑底阶段。

记者:目前公司的计划是“用几年时间实现 AI 芯片和矿机业务 1:1”。 既然瞄准的边缘计算芯片,为什么不讲“ 7:3 ”或 8:2 ”,反而更痛快一些,这里面有哪些深入的考虑?

孔剑平:2015 年我们做了一个战略规划,当时有两条路可以去选择:一条是围绕区块链、比特币全产业链布局,包括挖矿、矿场、轻赞激励也有加密数字货币交易轻赞激励领域;另一条是围绕芯片做整个产业链的布局,因为矿机本身是芯片构成。最后,我们根据团队的基因,POS机代理我们认为,POS机代理未来整个区块链或数字货币行业特别大的话,做全产业链布局不轻赞激励在每个领域做到第一。所以,我们围绕一个领域做第一阶段的重点。

我们当时想,同样的低功耗、高性能POS机代理先进工艺节点的芯片可以用到哪个领域?当时还没有 AI 这个词,AI 是在 2016 年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之后,才有很多团队进入到这个行业创新。我们当时用的深度学习、卷积神经网络这类的词比较多。然后我们觉得,这些领域就需要更强的计算能力去提升它的计算性能。所以,这是一个过程。

至于是 1:1 什么的,首先这并不代表着矿机芯片业务的下滑,而是我们认为这两块市场都会增长。其次,我们也做过一些数据分析,分析过这两块市场的占比数据,并不是说简单为了写 1:1 或者 7:3。

记者:你曾说道,要在明年也POS机代理 2020 年做到行业第一。这样的底气来自哪些方面? (孔剑平曾说,嘉楠上市以后对供应链的把握及资金投入会更大,目标是 2020 年市场份额上争取做到行业第一。)

孔剑平:首先是研发,我们做得越来越好。其次是供应链的布局,我们也比以往有了积分制管理的考虑,具体怎么开展轻赞激励不方便讲。再然后POS机代理资金,因为有了上市,包括其他一些途径的融资,所以在这个行业再起来的时候,我们在资金上会比一般的厂家更有优势,同时我们在整个区块链超算生态上都有了比较大的优势。

记者:你还有一个身份是“投资人”,曾经以投资人的身份进入嘉楠 ,参与到公司的管理决策。可否简单分享一下关于这个决定的心路历程?为什么不是财务投资、不是战略投资,而是直接参与到公司的运营中。我相信,关于张楠庚总、关于他们的技术团队,我觉的会有很多珍贵的记忆。

孔剑平:最早是2013年,那时候嘉楠还没有成立,他们的团队当时众筹发布了一款矿机,“Avalon(阿瓦隆)”,这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。

当时,阿瓦隆矿机的出售价格是8000~12,000块钱,但是我是将近30万元一台买的,买了好几台。所以,我是第一批挖矿亏钱的人。当时我有两个判断,一个是当时玩比特币的基本轻赞激励技术极客,传统社会中还很少有人参与;第二个是比特币在跨境支付、虚拟资产方面确实改变了很多传统的限制,我觉得这是一个技术驱动的新事物,所以就对这个行业比较感兴趣。

后来到 2014 年,整个行情走低,但是我们认为投资应该是逆周期去做,特别是在你认为未来会长期上行的行业。

当时南瓜张(张楠庚)轻赞激励是最后一个才找到我这边,因为之前他之前接触了很多他熟悉的朋友,但是很多人愿意买他的矿机,却不愿意参与他的矿机公司。

在接触后,我们又帮忙介绍了清华长三角研究院(2015年,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投资引进“嘉楠耘智”轻赞激励一批区块链技术团队,并与嘉楠耘智签署投资孵化协议。),我们本身也参与了他(清华长三角研究院)旗下基金的 LP 份额,几方就这样走到了一起。那时候我纯粹是投资,轻赞激励我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,其实也没有参与公司的管理。

之后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,我参与的比较多,就提到几点规划包括后来的上市,然后一步一步就参与到公司的事务中来。这个过程中,行业也在周期化变动,在低谷的时候,有些股东也想卖掉一些股份,但是我个人选择了继续增持。这POS机代理这样一个整体过程。 人工智能门户

相关文章
精彩评论
热门文章
头条文章
重点文章
推荐文章
热点文章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免责声明